2222.png

首页 > 热点  > 正文

最低刑责年龄不降 少年司法应跟上
来源: 中国妇女报   作者: 何蒙    2020-09-16 10:30:38

  9月10日,由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和国际儿童法联盟共同主办的“国际儿童保护热点问题系列研讨会”线上召开,聚焦“未成年人最低刑事责任年龄与少年司法”问题,来自中国、坦桑尼亚、印度、美国、南非、菲律宾等国的专家、学者进行了发言和交流。

  一些国家刑责年龄设置较低 联合国建议14岁

  从事儿童保护工作超过15年的坦桑尼亚国际儿童帮助热线主任基亚介绍,坦桑尼亚大陆的最低刑事责任年龄是10岁,例外是10岁到12岁的男孩会被免于追究与性犯罪有关的刑事责任。

  印度执业律师迪皮卡·穆拉利女士说,根据印度刑法典规定,7岁以下的儿童不负刑事责任,7岁以上不满12岁的儿童,在不具有判断所实施行为性质和后果的能力的情况下实施的行为,不构成犯罪。

  针对部分重罪,目前菲律宾的最低刑事责任年龄已从15岁降至12岁,2019年的一项法案拟进一步降低到9岁,众议院已批准该法案,而参议院尚未批准。

  来自菲律宾最大的儿童权利组织联盟“儿童权利网络”的理查德·迪介绍,该网络发起题为“儿童并非罪犯”的社会运动,呼吁民众反对降低刑事责任年龄,并通过游说立法者和相关机构阻止法案通过。

  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委员、南非比勒陀利亚大学教授安·斯凯尔顿女士介绍,联合国《关于少年司法系统中的儿童权利问题的第24(2019)号一般性意见》提出应将最低刑事责任年龄升至14岁。

  要求降低刑事责任年龄的呼声与法律困境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在发言中提到,近年来有些国家出于各种复杂的原因,降低了最低刑事责任年龄。

  根据我国当前法律规定,不满14岁的未成年人即使实施了严重的危害行为,也不承担刑事责任。但问题是对此类未成年人,我们尚无法提供足够的矫正措施。大多数人仅由监护人或父母管教,其错误行为得不到纠正。此类事件引起公众反响,要求降低刑事责任年龄。

  中国政法大学讲师朱光星说,公众对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害和做出严重罪行的态度存在差异。一方面,公众认为未成年人不够成熟,没有能力同意进行性行为;另一方面,公众又认为未成年人心智已经足够成熟,应该受到跟成年人一样的刑事处罚。然而,在性同意年龄和刑事责任年龄这两个不同的问题上,对于未成年人的心智成熟程度应该有一致的判断。她认为,调和两个问题之间的张力,需要更多的研究来提供支持。

  不应降低最低刑事责任年龄的依据

  美国耶鲁大学法学院蔡中曾中国中心高级研究员杰里米·道姆认为,根据目前的研究结论,并不应该降低最低刑事责任年龄。

  他进一步指出,神经和认知科学的数据显示,未成年人对自己行为的控制力和认知程度都比较低,不能向他们施加和成年人同样严厉的刑事处罚。未成年人犯罪的成因和家庭暴力、教育环境、失业率、过快的城镇化等社会因素都有关联,未成年人不应该为犯罪行为承担全部责任。

  更为重要的是,对未成年人科以刑事处罚,不仅不会降低未成年人的再犯率,还会导致对未成年人权利的侵犯。

  “最低刑事责任年龄的确定,不应以公众舆论意见为基础,而应更多地搜集数据,为理性制定政策提供基础。” 杰里米·道姆表示。

  安·斯凯尔顿指出,儿童发育和神经科学领域的证据表明,在12岁和13岁的儿童中,儿童的理解力和能力仍在发育,因此,他们不能理解其行为的影响或理解刑事诉讼程序。同时,青春期是人类发展的独特阶段,会影响儿童识别风险、承担风险和控制冲动的能力。儿童往往不能做出正确的决定。

  完善法律 健全少年司法机制

  佟丽华表示,如何在安抚公众与保护儿童利益之间找到平衡点,成为所有儿童保护社会组织和专业人员必须面对的必然挑战。目前,中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和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这两部最关键法律的修订工作已接近完成。社会各界期待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的修订可以完善对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但违法的未成年人的处理办法。

  在坦桑尼亚,单独关押定罪前儿童的关押场所和定罪后进入的特殊学校数量均远远不足。“判刑的目的是给儿童提供专门的场所,社会福利官员可以对他们进行管理,学校老师可以向其提供教育等。这才是我们的理想。” 基亚强调。

  杰里米·道姆指出,未成年人适用的司法程序,应该和适用于成年人的刑事程序相区分,前者应该强调矫正,而非惩罚,并且运用非正式的民事程序,以及不同的处罚标准。

  理查德·迪认为,菲律宾儿童犯罪的问题核心是儿童司法体系流于形式,迟迟得不到落实。他希望进一步推动菲律宾刑事责任年龄和儿童司法制度的完善。

编辑: 姜一萍

版权所有:未来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客服电话:010-57526311